美乐读小说 - 同人小说 - 若由x欲统治在线阅读 - 应该再把她囚禁起来(剧情无H)

应该再把她囚禁起来(剧情无H)

    

    “不在我身边就不听我的话了?”  ———————————————

    刚上翼机,秦烁就扔给她一个巨重的黑色双肩包,让教授恍惚间以为自己是个雇佣兵,然后两人便没再对话,秦烁全程和她的团队沟通个不停,崔鹤衣这边则在浏览相关信息,思考自己要先做什么,以及她最疑惑的点在于地震预报系统为什么会失灵,这些东西都是本科学的知识了,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会再次遇到这种情况。

    现如今星球主要的陆地板块共分为六块,其中最大的一块就是以勒纳为首都的雷克萨斯大陆,占全球总面积的9%左右,陆地总面积的33%左右,也叫作主陆,北回归线穿过它的中央,北福市正是位于雷克萨斯大陆的东北角兰海州的州府,农林矿业发达,环保技术先进,属于人类宜居地带。

    其实崔鹤衣有关矿场的回忆是十分稀少的,她从小长大的那个地方可以定义为市郊区和城镇的交汇处,铺满青草地的院子外是大片大片的麦田,实际上从星球联邦粮食署每年公布的数据来看,从外星球进口回来的各类主要农作物占全球粮食总量的73%有余,但有条件的人们依然喜欢选购本土种植的食物,可能是一种谁也说不清楚的心理原因在作祟。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崔鹤衣家里的经济状况还是比较好的,在这个星球上,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家庭是由双母亲建立,剩下的有单身育儿、家族育儿、多人家庭和独身主义者等等生活形式,双母亲的家庭两位家长就叫做“MaMa”和“NaNa”,发音的不同并不代表着她们所扮演的角色不同,实际上完全没有分别,她们一般还会选择各自孕育一位孩子,通常都是女孩儿,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很常见的四人之家。崔鹤衣从血缘上看是从崔雪来的卵子发育而来,职业是农民,被孩子们称呼为mama,而另一位性格比较冷淡的是流翊,就是jiejie和崔鹤衣的nana了,流翊的职业是高中历史教师,因病去世的是崔雪来,现在流翊跟流绮生活在一起,三人每年不管再忙都会抽空一起旅游,每三个月,崔鹤衣也会去看望nana一次,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因为是6.5级地震,震级不算很高,所以城市和乡镇的只有轻伤人员,并没有伤亡者,但就像秦烁所说的,矿区和工厂哪怕安全措施已经做到极致,但也免不了受灾,最好的状况就是因为形势混乱而停工停产,最差的情况就是有人遇难,这些都未可知。

    “你要去哪儿?”翼机降落在机场里,秦烁就眼尖的看到十个人的队伍最后某个人不打招呼就想溜走的背影,提高音量问她,引得全部人都转头侧目。

    教授的脚步顿在半空中,心想不会在说我吧。

    “崔鹤衣?”秦烁本来因为工作的事情就有点烦,如今皱眉问她话,语气不善。

    “我去北福矿坑,那里需要人手,而且我的专业能帮上忙也许。”——哪怕不需要动脑子,我也可以出体力,崔鹤衣满心都是速度至上,此刻也不吞吞吐吐,以为她已经把自己忘了呢。

    “那里很危险。”秦烁果然并不赞同。

    “所以需要我。”崔鹤衣离她有七八米远,秦烁却觉得她一双眼睛直视着自己,十分坚定接上这句话,然后没有任何停顿,便转身往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内走去。

    “......你跟着她。”还挺能说,秦烁看着她小跑而去的背影闭了一下眼睛,吩咐身边一位高大的女人跟上去,这女人叫金佑善,是丹恩科技安保小组2组的副组长,有丰富的灾情救援经验。

    丹恩科技在这里的工厂其实是个垃圾处理厂,专门用来报废各类电子零件,以丹恩科技自身的产品为主,主要处理北部几个州的报废产品,因为这里的地价比较便宜,而且临海,有利于污水(已经经过多重净化)排出。

    当然,当年北福市同意丹恩科技在此建厂还有一个重要的附加条件,就是丹恩将为北福市、不,是整个兰海州修建三座垃圾焚烧塔,约能承载全州二分之一的居民生活垃圾,每一座能源之塔的年处理能力都达千万吨以上,能源利用率高达96%,大约可为720万户人家供电供暖。

    所以可以说,丹恩科技已经深度参与了这个城市的正常运转,所以秦烁才如此重视此地,不然哪怕9级的地震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了防止因为地震引起的设备故障而再为灾情添乱,尤其是不能造成停电,秦烁索性立马亲自带队,来各个处理厂进行检查,?哪怕不去灾区救人,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已经是对救援进程的极大帮助了。

    “你真的要去?”金佑善撵上崔鹤衣的步伐,虽然心有不悦,因为不能贴身保护秦烁的安全,但还是负责任的问教授。

    她说这话的时候,崔鹤衣已经从机场旁边的二手店里随便租了一台翼机,速度之快和平时判若两人,给人一种仿佛她很行的错觉,“地质学是大二的课程,所以那年暑假我选择的社会实践活动就是在北福矿场做工,整整两个月,我还记得许多那里的工人的名字。”说这话的时候,教授已经坐在了驾驶座上,熟练的cao作起来。

    “我知道了。”金佑善系好安全带,不再多问。

    “谢谢你,麻烦你了。”教授对她真诚的笑了笑。

    分配完专家和抢险人员等等,按顺序秦烁应该先去先查看市中心1号能源之塔的设备安全,但是在去的路上,接到报告,3号能源之塔的数据有点不稳定,秦烁立刻下达设备停转,人员停工的指令,然后不得不半途改变方向。

    这是3号能源之塔自建成以来首次遇见这种情况,目前很难推测是否和地震有关,在设备调控室尝试了各种方法无果后,秦烁几乎是小跑着去看塔内各个部分的设备运转情况,虽然机器已经停止运转,但是余温仍在,塔内的气温炎热难耐,高达38度,在快达千米之高的塔内坐着升降梯每层查看,秦烁和几位下属早已经汗流浃背,无论是本地员工还是专家,看了几遍都没有看出来是哪里有问题,众人的情绪都无比沮丧。

    秦烁也有点无能为力,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准备先让大家出去再说,数据早已经传回本部,谁知道这时候有消息传来,本部有专家从数据异常的开端算起,推算出某个基础装置可能存在松动的情况,秦烁立马亲自再去查看,欣喜的发现的确如此。

    这边矿场的情况可是有点糟糕,去往矿坑的途中,由于此刻的救援人员已经成群结队赶来,所以军人在这边临时设置了公路关卡,翼机必须调整为地面模式,不能驶入矿场内以及周边村庄干扰主要救援力量的的空中规划。

    而且对于私人救援的审查比较严格,幸好金佑善和崔鹤衣都符合特别救援人员的条件之一,一个是退伍军人,一个是环境生态学专家,所以顺利进入场内。

    地震引起的次生灾害里,最常见的就是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加上前几日北福的下过雨,如今行驶在公路上,都随处可见山体岩石被兜在防护网内,像是随时会掉出来,十分触目惊心。

    “不是说北福市很注重环保吗?这里看起来不像啊。”金佑善发出疑问。

    “星空地下矿钻探(北福大矿坑)是全球最大的露天矿。即便在不断的开采29年之后,该矿70%的矿体依然丝毫未动。对兰海州来说,这个铜、金、银、铀矿,甚至还有稀土依然是可以供几代人开发的资产。”崔鹤衣很少说这么锐利的话,也知道不该和金佑善说这样的话,“露天的地方再注重环保能怎么环保,也不能把山体都围起来呀。”她无奈地笑了笑。

    现在已经是傍晚七点钟,距中午地震发生时间已经过去七个小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很快,穿越了几个不大的村子,翼机开到了矿场中心地带,一眼就能瞅见,这里为了运输矿产而架起了巨大繁复的如同高架桥一样的空中运输轨道,人群的聚集的地方,显然就是它垮塌的地方,而轨道的垮塌自然不会直直落下来,有的金属轨道因为离心力的作用而被甩在矿工居住的平房上,或者因为山体滑坡而造成轨道和房屋一起被淹没,虽然数量不多,但也足够触目,还不知道地下竖井情况如何,如果是普通的维修,完全可以动用维修类机器人,但显然地震后,不适合动用大型设备,恐怕会引发余震或者其他次生灾害,所以并没有所谓的科技进步就能替代人类的危险工作这个现象,人类依然必须为自身的族群负责。

    没有犹豫,崔鹤衣和金佑善就暂时加入了离她们最近的那个抢修的小队,看穿着打扮,她们就是这里的矿工,因为空中生命探测仪器可探测深度有限,所以她们还是在挨个搜寻每个残破的建筑物里以及地下有没有人,正十分缺人手,金佑善半步不离开崔鹤衣,生怕她出什么意外。

    每经过一处建筑物,确定没有人员被埋的时候,崔鹤衣和金佑善都会相视点头,大松一口气,大约在黑暗中打着电筒行走了两个小时,空中的照明网才搭建好,将整个矿场打亮如白昼。

    正在这时,十几米远处传来一阵sao动。

    “有人在里面!”sao动起源于这句浑厚的女声,崔鹤衣和金佑善的心都紧了紧,赶忙凑上前去,那是一处山体脚下,有一截金属轨道几乎全被被埋在滑坡的泥土里,而叫喊的女人正指着身前一米处的地上,神情惊慌,手中的生命探测仪发出红色的警报声。

    众人上前几步,只看到小臂宽直径的一口竖井露在地上,但离山体滑坡的地面上,已经放了一个壁挂红外线摄影机器爬下去,里面的具体情况还未可知。

    “快来挡着。”教授愣了一下,是的,如果有余震来袭,那泥土一定会往下倒灌堵死,里面的人绝对就活不成了,教授话音未落,金佑善和剩下五六个人就马上上前固定防护网,防止山体再次滑坡,同时,也有专业救援队赶来。

    但是......

    “这个洞口太小了,怎么会有人在里面?”越洋而来、星球著名专业救援队——希望救援团的副队长,一位四十多岁的高个子女人看了一眼洞口,发出了这个疑问。

    “难道,里面是......”崔鹤衣看向本地的矿工们,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位女人穿过人群哭叫着跪倒在救援人员面前——“救救我的孩子!”

    没看错的话,这为矿工正是教授认识的人,但现在已经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了,陆陆续续又有两位女人赶来,无一不哭喊哀嚎,原来里面竟然有三个孩子,这口井是个去年被废弃的矿坑,孩子们有时候会背着家长来这里玩儿挖矿的游戏,今天也是这样。

    壁挂摄影机器实时传输画面到地上,它已经爬到了三十几米深的地方,终于显示出孩子们的影像,三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儿都蜷缩横向延伸着的矿井避难所里,好消息是都还活着,而且在一起,坏消息是里面没光线,孩子们的精神状况和受伤情况尚未可知。

    看到这么清晰的图像,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我下去。”没有犹豫的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里,只有教授的体型最娇小,如同初中生,还能随身携带一些救援工具,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把井口扩开,我下去更好。”副队长没有同意。

    “来不及了。”教授已经自顾自地装备起来,一副完全不听人劝的样子。“你放心,我在这里工作过,很熟悉竖井里面的构造。”

    “你在这里工作过?”

    “嗯她们都认识我,崔鹤衣。”教授视线指向那三个哭泣的女人,其中两个听到崔鹤衣的话就稍微收敛哭声,回想了一下,立马点头作证:“你是那个大学生,我记得你!你可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啊!......”

    话已至此,分秒必争,副队点点头,

    “崔教授下面太危险了。”金佑善还在阻止。

    “你放心。”教授已经做好准备,拍了拍金佑善的肩膀,没再废话,皱着眉头小心的往竖井里面探出双脚,只要进去,空间就会比洞口大一些,她首先需要找到井壁上的梯子。

    从发现洞口到进去已经浪费了三分钟的时间,教授有点后悔刚才没有直接下去,而是思考了一会儿,她有点没自信自己能救到人,毕竟她的经验太少,很多救援设备的使用并没有很精通,但有专业人员在场外辅助,可能就会好一点,她这才决定马上下去。

    绳索下降了将近十米,崔鹤衣才在井壁上看见已经部分损毁的黄色生锈井梯,在夜视仪莹绿色的成像上,看起来更加恐怖,稳稳心神,教授试着去抓梯子,延伸向下的梯子还算牢靠,此时向下看,已经可以看到被困人员的洞口里的一点亮光,那是从壁挂摄影机上分离出来的一只边长3厘米大小的救援专用行走式正方形夜灯,还配备有通话和悬空成像系统,虽然由于信号不好,一般不能进一步使用这个功能,但也可以给被困人员带来一点希望。

    有三个孩子,崔鹤衣一边轻巧迅速的下降,一边在心里感到不安,人太多了,升降梯已经不知道掉到多深,完全不见踪影,完全得靠救援索往上生,但这个井壁上又有很多斜插出来的钢筋,哪怕她很小心,也磕到了三四处,幸好穿着秦烁给的天价防护衣,倒没伤到什么地方,双脚终于安全的落在了横向的矿井避难所里,强烈的灯光立马照亮井洞,窝在洞口三米处的三个孩子无一不抬起头来,一见到人,眼泪马上就掉下来,眼看就要大声哭嚎,崔鹤衣蹲在她们面前双掌向外,立马制止,“别哭,先出去再哭。”话刚说完,崔鹤衣才发现,最后面的那个大孩子的左边小腿正在往外渗血,但她很安静,没有像前面两个小孩儿一样哭叫,教授立马拨开两个小孩儿,给她止血。

    这俩小孩儿被拨开以后,才注意到jiejie的腿受伤了,原来她一直在忍着没说,还在安抚两个比她小的小姑娘。

    “你叫什么名字。”

    “杜晶晶。”女孩苍白着一张脸回答。

    “你受伤了,我先送你上去。”虽然已经止住血了,但崔鹤衣不是医生,无法判断伤情严重程度,只能当机立断,抓紧时间先送她上去。

    “不,阿姨你先送她们上去,她们小,在这里会害怕。”杜晶晶抓住崔鹤衣的手,哀求她,“是我带她们下来玩的,都是我的错,她们不能有事。”

    “......好。”教授看着她的眼神,心里也担忧两个六七岁的孩子在这里单独呆着是不是会有意外,而且送一个伤者上去的时间一定不短,怕在这期间两个小孩儿有意外发生。

    “你在这里等着我,我马上下来,杜晶晶,坚持住,你mama还在外面等着你呢。”说完,她就将自己身上的防护衣和金佑善的防护衣给了另外两个小孩儿,自己刚才下来时候就换了一套普通的穿上了。教授边把两个孩子一前一后固定在身上,边对地下坐着的杜晶晶说到,杜晶晶泪中带笑,重重的点点头。

    “我把孩子送到快到洞口的地方,就把三条绳索分开,把她俩挨个拉上去,从我的绳子上把她们换下来的两套防护衣顺下来,杜晶晶还在里面等我。”教授对地面人员说到,她背上背着一个,怀里抱着一个,小心翼翼的往上爬井梯,虽然有绳子拉着,但如果脚滑的话,还是会吓到孩子,这样就不好了,而且两个人的重量还是大部分在她身上,所以她爬的不快。

    “你们听到我说的了么?双手就抓着绳子,会把你俩安全拉上去的,好不好!琪琪先上去,浩辰再上去好吗。”

    “好的,阿姨。”

    抬头看着两个孩子的身影都消失在洞口,崔鹤衣立马折返,生锈的井梯被来回走了几趟,已经有点松动,终于快下到避难所那里,崔鹤衣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终于快完了,这个念头还没闪过,只听轰隆一声传来,洞内彻底陷入黑暗。

    两个小时前,秦烁处理完3号能源之塔的事情,也去临海的垃圾处理厂看过以后,终于有空奔赴最后一个目的地,当然,她这时候还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后来那样。

    星球明令禁止开发地核资源,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外界并不知道,丹恩科技和星球联邦正在秘密进行一项关于地核勘探的项目,并非为了开发,而是另有其他目的,起因就是一位地质学家在北福市东侧森林之中发现了一部分新近地壳运动掩埋住的一个深坑,不测不知道,按仪器的数据显示,这块相当于三块足球场面积大的不同土质的深度竟然能够穿越地壳和地幔,达到地心外核,这一发现令地质学家大为震惊,立马上报联邦政府。

    那下面曾经有过什么东西,难道外星人曾经来过?可是迄今为止,除星球以外的任何星体上都没有发现生命的痕迹,联邦宇航局和资源管理局都十分重视这一发现,所以找到秦烁,要求共同研究,说白了,就是找秦烁要个投资,秦烁答应了,但条件是自己的人也要深度参与,被准许。

    在赶往秘密的地核研究基地的路上,因为抄近路,秦烁不小心闯进了一片不熟悉的森林地带,这也不怪秦烁,这地方的空中防护网好像碎掉了,也没人知道这是私人领地呀。

    往下一看不要紧,这!这中间至少有三万平米的圆坑是啥呀!

    “Alex,你刚才是不是说地震预测体系失灵?”秦烁将翼机悬浮在空中,将翼机底部的摄影仪打开,放大悬浮屏幕,这,这个坑不是跟地核研究基地的深坑差不多嘛,土地开挖之后就是巨大的岩壁,但这里是谁的地盘?不过......为什么会有岩浆溅出来在土里和岩石上的痕迹,难道——“这次地震,难道是因为地下爆炸引起的?”Alex的话也是秦烁目前的想法,“报警。”秦烁淡淡开口,眉头紧皱,“不,我先跟联邦那边联系。”她立马否定自己的话。

    “我们,下去。”

    “秦总!”Alex被秦烁这句话吓了一跳,下面肯定很危险。

    “不是一直开着隐形模式的吗,我们悄悄下去。”秦烁加了一句。

    凭着秦总精湛的飞行技术,把翼机停在了山顶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

    众人的视线刚好对上山脚的森林,霎时间都被惊呆了。

    闯入眼帘的是绿色之中突兀的一块瘦长的白,几乎要和几十米的树木一样高,再仔细看,竟然是一具人类躯体穿着巨大的白色袍子,没有五官,双手自然垂在身侧,静默如神袛。

    “什么邪教。”秦烁愣了两秒钟,吐槽到:“这仿生人造的,好劣质。”

    “......”Alex和其他人这才回过神来。

    话音刚落,秦烁就看见一群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领头的是个穿着白色西装的老男人,但在老男人的带领下,众人朝那具“神袛”合手作揖之后,就好像不要命一样,往地下走去了。

    这人恐怕很少有人不认识。

    “我们跟着吗?”Alex问她,秦烁犹豫了两秒,摇了摇头:“既然是名人,那不会丢的。”

    生物学家里维斯·戈梅里,一个因为对保护珍稀动植物做出贡献而闻名的一位人,好像也是一家慈善基金会的主席,秦烁有点印象。

    “我们走吧。”

    翼机升空五分钟左右,就收到了金佑善传来的消息,说人被埋进去了......秦烁眨了两下眼睛,不知道该如何回,然后下达指令改变了翼机方向。

    本来是一场人为引发的地震,结果引起接下来这次自然地震,震级也达到5.6级,不管人有没有事,秦烁都不会放过这群邪教徒。

    从医院醒来的崔鹤衣,睁开眼便看见秦烁一张略显憔悴的脸,看见她醒来,秦烁微张开嘴,扯出一个并不好看的笑容:“你醒了。”

    “杜.....”这是教授开口的第一个字。

    “活着,不用担心。”秦烁立马接到:“倒是你,不疼?”

    经她这么一问,崔鹤衣才反应过来,好像哪里都是疼的,脑子里记得的最后一幕就是给杜晶晶穿上了自己的防护衣,然后打开了空间屏障球,两人在透明的球里面呆了二十分钟左右,眼看着屏障马上就要被一些石头和金属挤压碎裂,无处可逃。只听“咔嚓”一声,教授只能用自己的身躯和剩下的半个屏障球为杜晶晶腾出一个极其小的空间,然后把自己身上的最后一罐氧气插到孩子的呼吸设备上。

    杜晶晶只是拼命地流着泪摇头,不敢说话浪费氧气。崔鹤衣灰头土脸该配上一双焦急绝望的眼眸,但她一双眼睛依旧明亮清澈,饱含安慰。

    “疼。”教授诚实的回答秦烁,“谢谢你。”

    “不是我救的,是希望救援队,这些等会儿再说。”秦烁叹了口气,然后转头:“你家人来了。”随着秦烁的视线,崔鹤衣呆呆地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简单的白色针织上衣,蓝色牛仔裤,一头茂盛的长发,长长的眼睛使她的面容呈现出独特的内敛和神秘,任谁也看不出来,这是位已经五十多岁的女性。

    “nana。”教授乖乖地叫了一声,流翊这才起身向她走来。

    “小崔你醒了。”jiejie刚好从nana身后推门回来,“我给你买了可乐!”流绮的性格一直很温柔,和流翊不太像。

    “谢谢jiejie。”崔鹤衣想伸手去接,发现自己的胳膊缠着厚厚的纱布,根本动不了。

    流翊站定在床前,伸出手来将她额角的鬓发卡在耳后,一双眼睛里流露出不多见的心疼和责备,“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好好养伤,鹤衣,出院了就回老家看看。”

    “不用等我,我没什么事儿,nana和jiejie有事忙的话就不用管我。”这熟悉地讨人厌的独立性,秦烁站在另一侧的床边,清楚的看见流翊的脸色瞬间变的不太好:“有什么事比你重要?不在我身边就不听我的话了?”

    教授瞬间像个小孩儿一样,弱弱地不说话了,转移目标:“姐,喂我可乐,我有预感,喝完可乐就不疼了!”

    “诶好!”流绮见状连忙打圆场。

    “秦烁我有话想跟你说。”现在是第二天的清晨八点,在场的人几乎都一夜没合眼,等崔鹤衣睡醒,秦烁刚松口气,听到流翊叫自己,秦总瞬间有种紧张感,就是怪怪的。

    “哦好。”秦烁和教授对视一眼,崔鹤衣恍惚间看见一点求救的信号,所以小心翼翼开口问到,“nana,你找秦烁有什么事情啊。”

    “随便聊聊,你还是先cao心你自己吧。”流翊回头报以一笑,神情温和。